从无人货架到智能货柜 这场转型生死战带火的是

无人零售的大风依旧在吹,但追风的人却已悄然变换了赛道。北京办公楼内的无人货架接连撤去不久后,一个个智能货柜又出现在居民区的门口。“无人”的“旧瓶”里,能装出什么样的“新酒”?

记者调查发现,生鲜智能货柜走入公众视野的同时,用户流量、供应链运维等问题仍然棘手待解。耐人寻味的是,就像共享单车的狂飙突进最终让自行车厂商赚得盆满钵满一样,在这场无人零售转型的生死战里,智能货柜所需的冰箱厂商目前是最实在的盈利方。

生鲜智能货柜悄然走进居民区

“出货完成,欢迎下次光临。”用指尖轻轻滑动智能货柜的电子屏菜单,选中相应的商品并扫码付款,一盒龙眼西梅通过传送带自动送到了出货口,全程用时不到30秒。在朝阳区的华龙美树小区东北门,记者看到一排“在楼下”的智能货柜装满了水果卤味、酸奶速食等,为小区居民提供服务。

“自从小区装了这排智能货柜,下班回家进小区便顺手买几盒吃的,确实比去超市方便了很多。”市民张小姐一面说着,一面买了两袋限量七折的君乐宝酸奶,“年轻人都习惯了扫码支付,用起来跟自动贩卖机一样,没什么问题。”

不过对于家门口的智能货柜,小区内上了岁数的老人们的看法,与年轻人并不相同。“蔬菜水果我都是上早市或大超市去买,年轻人天天上班哪有工夫操心这个,家里的大小采购基本都是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在张罗。”市民李阿姨告诉记者,自己对价格还是比较敏感,加上智能货柜里东西也不齐全,“这个智能货柜,我看还是主要给年轻人买零嘴用,我们也就是看看热闹。”

像北京这样的超一线城市,能买到日用零嘴的便利店跟居民们的距离并不算远。记者留意到,在“在楼下”的智能货柜选址不足200米外的小区内,就有一家弘德便利店。在该便利店内,鸭脖卤味、酸奶饮料、速食饼干样样俱全,唯一没有售卖的是水果。这也契合多家涉足无人零售的公司的判断:水果依旧是智能货柜与便利店选品差异化竞争的关键点之一。

但在居民区内发力水果无人零售,并没有资本预计的那么顺利。半年前,市场尚在热议生鲜零售巨头百果园要以一种专卖水果的智能冰柜“百果盒子”为载体,但据百果园方面透露,如今部分区域的项目暂时搁置,目前留下来的点位集中在酒店式公寓、白领公寓等场景内,这其中现实与预期存在差距,当前的数据并不理想,就无人零售业务百果园也仍然处在试水期。

无人货架败退下的生死转型战

需要指出的是,智能货柜并非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新物种。从联合无人零售头部玩家发起“大百果联盟”进军无人货架,到密集投放专卖水果的智能冰柜“百果盒子”,在百果园的转型历险记里,清晰地折射出整个行业从发力办公场景到聚焦社区场景的赛道转换。

变道的背后,是无人货架从去年11月开始持续深陷在至暗期内,至今未见破晓:如猩便利、果小美、七只考拉等头部玩家相继被曝出撤站、裁员、资金链断裂,曾快速吸金约30亿的赛道至今未有一家将无人货架的模式彻底跑通,形成自我造血的良性循环。转型,是头部玩家们账面持续亏损后不得不打响的一场生死战。

供应链是无人货架鏖战的命门,对智能货柜来说亦然。“无人货架该面临的供应链挑战,智能货柜也绕不过去。”从事无人零售工作的党玮直言,要说区别,无人货架的办公室场景没有场租费用,集中的点位也使得配货效率很高,但转到智能货柜的居民场景后,需要服务区域被放大,对配货效率要求更为严格。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也指出,无人零售的本质还是在拼供应链,不是距离用户5米还是15米,“只有拥有资源背景,或是能调用大量资源公司,才有可能最终跑出来。”

“零售终归是流量的生意,问题是,我们目前最有购物意愿的人群并不是家庭采购的主力军,即使他们有着高频的消费,对于部分点位来说其消费力尚不足。”党玮感慨称,在一个社区内投放智能货柜,需要投入点位租金、电费、硬件设备、运维费用等种种成本,“目前单个点位的运维费用每天在10至15元之间,点位不够密集的社区,运维所需的人力成本能上升到20元,这意味着一个柜子的日销售额要达到200元以上才能保本,300元左右才有赚的空间。”实际上,记者走访中发现,在目前智能货柜的众多玩家中,能保证每个点位达到这样的日销售额的,并不多。